最晚从明治维新开始,大量的日本人主要以劳工的形式迁居海外,并在所在国开枝散叶、繁衍生息。如今,生活在海外的日裔共约380万人,主要集中在美国、巴西、秘鲁等美洲国家,虽然总体成就远不及华人,但在政治、经济、科技等领域也涌现出不少成绩斐然的人物,其中成就最高者,非秘鲁前总统阿尔韦托

藤森,日文名为藤森谦也,1938年生于秘鲁首都利马一个贫困的日本移民家庭,父亲藤森直智、母亲井元松江都是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在上世纪30年代因为讨生活才移居到秘鲁。由于秘鲁、日本都承认双重国籍,因此藤森出生后,其父母便向日本驻秘鲁大使馆申请保留儿子的国籍,由此藤森成为双重国籍的持有者。

生活的窘迫成为少年藤森学习的动力,天资聪颖的他从小学开始便成绩优异,考试成绩每次都是全校第一。1957年,藤森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秘鲁国立莫利纳农业大学,毕业后又先后前往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深造,并获得硕士学位。学成归国后,藤森进入母校执教,因成绩卓越,在1984年被任命为国立莫利纳大学校长,1987年-1989年又担任全国大学校长协会主席,成为教育界的扛鼎人物。

藤森是个雄心勃勃的人物,根本不满足于只在教育界发展,因此等到1989年7月,他便宣布转战政坛,与一批无党派人士成立“改革90”运动,并作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参加次年举行的大选。藤森虽然在教育界取得巨大成就,但对于广大民众来讲依然很陌生,因此在第一次民意测验中仅得到3%的支持率,远远落后于蜚声世界的大文豪、民主阵线候选人略萨。

然而,藤森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并未因此知难而退,而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变卖全部家产用于选战。在造势活动中,藤森以“实效、工作、技术、诚信”作为的竞选口号,并经常乘坐拖拉机到各地演讲,挨家挨户拉选票,从而赢得草根阶层的拥护。结果,

在1990年6月进行的大选中,藤森奇迹般地大胜此前呼声最高的略萨,当选为秘鲁史上首位日裔总统,同时也是全球首位日裔总统。

藤森的执政风格以办事果决、雷厉风行著称,上台后即废除前任在发展经济中采用的“休克疗法”,而是采用激进的稳定计划,通过取消国家干预、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改革、控制超高通货膨胀,从而实现经济的稳定、健康发展。政治上,藤森严厉打击崇尚暴力活动的活动,先后抓捕“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和“光辉道路”的头目,使得国内的恐怖活动大为减少。

说句题外话,华人在秘鲁总人口中所占比重虽然只有1%,但在该国的发展却相当成功,活跃在政界、商界、文化界的精英更是不胜枚举。

藤森执政期间,或许是出于对同为亚裔的亲近感,曾大力提拔过一大批华人高官,其中潮汕客家人后裔维克托·许会·罗哈斯官至总理,成为秘鲁国内仅次于总统的第二号人物,堪称“破天荒”现象

由于在任期内成绩斐然,藤森深受民众拥护,由此得以连选连任,前后共担任了10年总统。然而,由于1997-1998年爆发了严重的厄尔尼诺现象,加之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秘鲁的经济增长深受重创,导致国家债台高筑、失业率居高不下,使得藤森的支持率不断下滑。与此同时,秘鲁国民对藤森政府滥用权力和压制民主的做法愈发不满,包括首都利马在内,全国各地都出现抗议藤森的。

1990年,已连任两届的藤森本应让出总统宝座,但嗜权如命的他竟然置宪法于不顾,通过更换法官、大肆贿赂反对党议员的方式,再度出马竞选,并在最大的竞争对手托莱多愤而退选的情况下,如愿以偿地再登大位。然而,

藤森第3个任期开始仅1个多月后,他的顾问、国家情报局前总管蒙特西诺斯贿赂反对党议员的录像带便被人公布出来,使得秘鲁政局迅速陷入大动荡当中

虽然藤森在第一时间逮捕蒙特西诺斯,并声称自己绝对没有参与贿赂案,但民众对他的信任感却已经荡然无存,要求罢免、逮捕他的呼声日渐高涨,而他的党羽也纷纷跟他划清界限。

在这种情况下,藤森假借出访的名义,在当年11月17日飞往日本避难。藤森逃往日本后,通过传真及邮寄递交请辞信给秘鲁议会,宣布辞去总统职务

然而,秘鲁议会拒绝接受藤森的辞职信,以“不能胜任”为由将其罢免,并要求日本政府将他引渡回国。但是,由于藤森此时依然保留着日本国籍,因此海部俊树内阁经讨论后,最终拒绝了秘鲁的引渡要求。其实,

于藤森曾在1996年的日本驻秘鲁大使馆人质事件中表现果断,营救了大批日本人质

藤森虽然在日本过上稳定的生活,但他的内心并没有放弃返回秘鲁、再战政坛的打算。因此,等到2005年11月时,自认为风险已过的藤森在毫无预告的情况下,乘私人飞机到达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并准备回国参加明年举行的大选。然而,藤森抵达圣地亚哥的次日,便被智利警方逮捕,并于次年9月被引渡回秘鲁受审。

2009年4月7日,秘鲁特别法庭以“践踏人权罪”、“盗用公款罪”,判处藤森25年监禁

由于藤森家族在秘鲁政坛当中依然具有极强的影响力,所以在2016年上台的库琴斯基总统考虑到国家稳定的因素,在2017年12月宣布特赦藤森

。如今,藤森虽然已经年过八十,但他始终没有放弃重返政坛的念头,曾不止一次地宣称“总统,这是我的职业,我的使命,即使我上了天堂,我仍然在天堂中领导秘鲁前进,秘鲁不能没有我。”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