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德巴赫假设指出,任何大于6的偶数都可以表示为两个素数之和,通常表示为1+1,请注意,1+1 是一个简短的形式,不是算术意义上的。

众所周知,哥德巴赫是直接写给著名数学家欧拉的,但欧拉花了很长时间才证明,这也是哥德巴赫猜想的著名之处,它让无数数学家忙碌了两个多世纪。

有人会问:为什么哥德巴赫猜想如此重要?它与以下事实有关:哥德巴赫猜想如果被证明,将产生新的数学分支,而这些分支有可能为新的物理理论提供支持,并最终产生新的物理理论。

我国数学家陈景润在1966年证明的1+2,也是迄今为止这个问题的最佳结果,可以说非常接近1+1,一旦1+1被证明,哥德巴赫假设也被认为被证明了,所以陈景润在数学上的成就不可小觑,他后来发表了一个数论定理,也被称为陈氏定理。

他被称为千年的数学天才,曾这样评价他:如果中国有1000个像他这样的人,他就会成为一个伟人。

陈景荣于1933年出生在福州,他的家庭依靠他父亲在邮局工作的微薄工资,据说,陈景荣出生时,他的母亲营养跟不上,没有奶水,只好到邻居家熬米汤,代替母乳,陈景荣不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他的母亲经常在白天工作,以赚取更多的钱,使孩子们不至于挨饿,而他的哥哥则比较大,要去上学。

陈从小就对学习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尤其是在数学方面,他在白天照顾妹妹的同时,还阅读哥哥以前的学校书籍,并经常向哥哥请教一些他不知道或不理解的事情。

到了他上学的时候,他的母亲看到他如此渴望学习,虽然家里没有多少钱,但她还是咬着牙把他送到了学校,在同学们的眼中,陈景荣是个内向的人,总是在人群中脱颖而出,虽然他学习成绩优异,但他的性格不讨人喜欢,不喜欢说话,所以他觉得很难融入到其他学生中去,班里一些调皮的孩子经常欺负他。

而他的母亲则安慰他,并补充说,要改变他的命运而不被欺负,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从那时起,陈景荣更加努力工作,在学校里经常获得一流的成绩,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里,他遇到了他生命中的导师。

他的老师也是著名的清华大学的毕业生,他看到了陈的才华,经常私下里辅导他学习数学。

1948年,陈景润被一所高中录取,在那里他遇到了另一位导师,导师向他介绍了世界上最著名的数学问题–哥德巴赫假设,陈景润产生了挑战这个世界著名的数学问题的愿望。

1950年,他被厦门大学数学和自然科学系录取,三年后毕业,他被送到北京第四中学当老师,但由于他不善言辞,性格木讷,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数学世界里,难以与人交流,学校没有选择,只能开除他。

谈到数学,陈景荣大放异彩,然而,幸运的是,厦门大学的校长很喜欢这个人才,听到消息后把他带回了学校,并在数学系的资料室为他找到了一份工作,陈景荣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教育,在大学期间开始潜心研究华罗庚的著作,并在华罗庚著作的基础上改进了自己的论文,为此他也得到了华罗庚的高度赞扬。

在华罗庚的推荐下,陈景润进入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开始了对哥德巴赫假设的研究,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来征服这个世界难题,为了获得更多的数学信息,他还学习了许多语言,如英语、俄语、德语、法语和日语,可以说他对哥德巴赫的研究达到了疯狂的程度。

1966年他发表了一篇关于哥德巴赫预测的论文,1973年他还在《中国科学》上发表了1+2的详细证明,这是对1966年结果的改进,立即在国际数学界引起了轰动。

他解决了几个世纪以来都没有解决的数学问题,被公认为中国数学界乃至全国数学界的泰斗级人物。

这是一个被称为不合群的书呆子的人,他直到四十多岁才结婚,许多人认为他将把自己的一生献给数学,但在45岁时,在因健康状况不佳而住院后,他第一次有了想要结婚的想法。

1977年底,他是一名从武汉军区派往309医院进修的军医,当时他认识了陈景润,他们给儿子取名为陈玉伟,将陈景润和妻子由昆的姓氏结合在一起,这表达陈景润对家庭的爱。

也许是因为一直生活在父亲的光环之下,陈玉伟在很小的时候对数学不是很感兴趣,当他意识到儿子对这个领域不感兴趣的时候,他也没有过多的介入。

陈和他的妻子无条件地支持他们儿子的热情,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音乐学校,并决定毕业后出国留学,然而,在留学期间,陈一苇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为了弥补他的困惑,他提出将专业改为应用数学,并表示他想学习数学,走他父亲走过的路。

数学似乎是陈景润和陈由伟之间的一种无形的联系,他们之间的一切似乎都是注定的,尽管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是曲折的,甚至是不同的,但最后他们还是来到了数学。

刚开始学习数学时,他面临很多困难,一度考虑放弃,但由于老师的支持,陈玉伟逐渐发现了最简单的公式和解决问题的乐趣,并通过不懈的努力最终获得了数学硕士的学位,他还能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他终于学会了数学,他甚至打电话给他的母亲,告诉她他终于鼓起勇气去看他父亲的坟墓。

2019年,陈由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毕业后,他没有寻求与数学有关的工作,而是选择了自己创业,创办了一家与医疗设备有关的公司,这也算是他母亲的本行,虽然陈老师最终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数学领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但他对数学的热爱是不可否认的。

虽然他父亲的工作有一段时间是他自己的阴影,但也成为他前进的动力,虽然他没有走他父亲的老路,但他仍然是国家的支柱,并为国家奉献了自己的全部,我相信,作为一个父亲,他也很高兴他的儿子能够和平地生活,他如何选择也是他个人的事情。

今天,他已经从父亲的光环中走出来,赋予他的头衔不再是他的儿子,他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书写自己的人生。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