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49年联邦政府颁布公民法至今,经过多年来的数次修正和补充。从2002年4月4日起,。现行的公民法案是2007年澳大利亚公民法案(Australian Citizenship Act 2007)。

简而言之,新移民在加入澳洲国籍后,是可以保留原来国籍的,但不可以加入澳洲国籍后再申请加入其他国籍,否则你就必须放弃澳洲国籍。

澳洲宪法第44条:承认过忠诚于、服从于或依附于外国,或承认自己为外国的臣民或公民,或享受外国臣民或公民权利或特权的人,或是外国公民不得当选澳大利亚参议员或众议员,或作为参议员或众议员出席议会。

2017年,时任绿党副领袖卢德兰发现自己还持有新西兰国籍,随即宣布辞职。此后,国家党,副总理乔伊斯也被指持有新西兰国籍,并接连带出17位持有双重国籍的联邦议员,将双重国籍事件推向高潮。

因为按照澳洲法律规定,持有双重国籍将不具有选举资格,但包括副总理在内的部分议员拒绝辞职,使得舆论哗然。

虽然很多澳洲人持有外国国籍,但是不能简单地把取得外国国籍和不爱国、对国家不忠诚划等号。

很多澳洲人持有外国国籍,并非对澳洲没有感情,可能是工作需要或者其他原因。

从参政层面而言,其实在西方社会,对于双重国籍者担任公职普遍持开放态度。在美国,双重国籍的政客们并不在少数。

而对于移民国家的澳洲来说,在国外出生或父母亲一方在国外出生的人口超过半数。单纯用国籍来判定一个人是否有资格担任公职,显然过于片面。

所以,对于大部分华人而言,就如同谷爱凌的那句话,当我在澳洲时,我是澳洲人,但当我在中国时,我就是中国人。

近几年,澳洲政府不断收紧公民入籍要求,以此增加澳洲公民的“含金量”(Australian Value)。

早在2017年,时任移民部部长就将一份要求颇高的公民法立法修正法案正式提交给众议院。包含了入籍申请人居住时长要求延长至4年;要求提供有效的英语语言能力证明;入籍考试从无次数要求改为只有三次考试机会等细节。

但最近的数据显示有些申请人等了2年或更久,有90%的申请是在24个月内处理完成的。

去年12月内政部的记录上有14万4847个入籍申请,真是让人直呼政府在干什么?

难怪连移民和入籍影子部长Andrew Giles都说, “莫里森政府对我们作为一个多元文化国家缺乏兴趣。”

中国《国籍法》第5条规定“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外国,具有中国国籍;但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并定居在外国,本人出生时即具有外国国籍的,不具有中国国籍”。

相比其它中国法律,《国籍法》总共只有18条,条文简单,相对于细节,该法更多的是给出了总体的方向、方针。

但是,中国在较长时间内不会改变目前对于双重国籍的态度(禁止态度)是肯定的。

从2017年2月9日开始,中国公安部开始实施新规,入境时将录入指纹等人体生物信息,这意味着在澳华人的中国户籍迟早会被发现并被注销。

再加之疫情的影响,此前持有双重护照的人士常使用的第三地转机入境的方式也变得不再可行。

所以,只要端正态度,不做“既要,又要”两头通吃的“骑墙派”,在哪里都会受欢迎。

虽然,不排除有极少数已加入澳洲国籍仍违规保留中国身份的投机者,但绝大部分华人移民还是因为难以割舍与中国紧密的联系和情感,选择只拿永居不换国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