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篇之前,先啰嗦重复一个概念。“华侨 ” 是指定居在国外的中国公民 , “华人 ” 是指已加入外国国籍的原中国公民及其外国籍后裔、中国公民的外国籍后裔。

1907年荷兰殖民者勒令荷属印度尼西亚华侨全体改入殖民地籍,为了护侨,清政府在1909年对抗性地通过了《大清国籍条例》。当时荷兰殖民者奉行出生地原则,即以个人的出生地点来确定国籍,而清政府则奉行血统主义,即以亲子关系来确定国籍,承认“双重国籍”。

后来,民国政府继承了清政府的相关规定,1912年和1929年的《中国国籍法》均承认“双重国籍”。

1946年,印尼政府颁布《公民法和居住法》,沿袭了荷兰的原则。3年后,印尼开始实行《印尼联邦共和国关于国籍问题之规定》,按照这一规定,两年内不声明脱离中国籍的华侨,即“被动地”成为印尼公民。

其他新独立的南亚次大陆的民族国家也多是奉行此原则。于是,“落叶归根”还是“落地生根”,成为困扰许多华侨的一个问题。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东南亚的华侨有1000万之多,且80%是二代或三代华侨。这些华侨在东南亚多数从事商业,往往财大势雄。甚至控制着所在国家的经济命脉。

作为刚刚摆脱殖民统治的民族国家,基于民族情绪,很多东南亚国家很难接受华侨的模糊身份。当时有人说华侨“有利的时候是本国人,无利的时候就是中国人”,既表明了一种情绪,也是“双重国籍”带来的困扰。华侨忠诚问题因此成为一些东南亚国家的心结,那个时期发生的封闭华侨报馆、社团、学校等、排华运动,与此不无关系。

当时的新中国迈入一个和平建设期。但西方国家千方百计孤立中国,华侨“双重国籍”问题成为它们挑拨中国和东南亚邻国关系的手段之一。

1954 年 9 月23 日,周总理在第一届全 国人 民代 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所作的政 府工作报告中指出: “华侨的国 籍问题是中国过去反 动政府始终不加解决的问题,这就使华侨处于困难的境地,并且在过去常常引起中国与有关国家之间的不和。为了改善这种情况,我们准备解决这个问题, 并且准备首先同已经建交的东南亚国家解决这个问题。 ”

1954年10月,国务院领导人分工,周恩来除抓全面工作外,还具体分管外交部和华侨事务委员会。

1954年,印尼即将举行大选,华侨的国籍问题成为其考量的重要问题。当时苏加诺委托尼赫鲁向毛主席问候,其中就涉及华侨“双重国籍”问题。毛主席间接回答说,华侨问题“应该适当地解决,免得有些国家说我们要利用华侨捣乱。如果华侨保持侨民身份,他们就不应该参加所在国的政治活动;如果取得了所在国的国籍,那么就应该按该国的法律办事。”

中国驻印尼使领馆在华侨中深入宣传“三好 ” 政策,即:自愿加入印尼国籍的,很好;自愿保留中国国籍的,同样好;愿意回到中国的,也好。

有人曾总结说,在打破西方的外交封锁上,新中国有三件法宝,一件是边界问题谈判,一件是经济援助,还有一件就是“双重国籍”问题的解决。

解决华侨国籍的另一个推力是亚非会议。会议期间,周总理以外长身份与印尼外长签订了解决华侨国籍问题的条约,根据这一条约,海外华侨在一人一国籍的原则下,自愿选籍。

签约之后,周恩来对华侨团体解释说,“过去中国弱,那时虽也存在着‘双重国籍’问题,但没有人拿这个来制造国际间的纠纷。现在中国强起来了,有的国家就从中挑拨,说你们这样的大国,有1000多万华侨呆在海外,是不是想搞颠覆活动”,

因此,“不论从我们国家的对外政策上,还是消除误会、解除怀疑、改善我们两国的关系上,都须解决这个问题”。

中印(尼)协定解决了两国间一个久悬未决的问题,虽然事后来看,在处理中有些方面过于简单。但为同东南亚其他国家解决这一问题提供了范例,并在总体上使新中国有了一个外交突破口。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第三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第九条规定,“定居外国的中国公民,自愿加入或取得外国国籍的,即自动丧失中国国籍。”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