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中国要为持有美债向美国付款?1675吨黄金运抵中国,幕后推手出现

在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再次夸耀美国经济如何强大到足以应对其的加息周期的一天后,亚特兰大联储在7月1日公布的数据已经证实和确认美国经济衰退已经开始,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债券收益率正在暴跌而加息预期正在下降的原因。

亚特兰大联储GDPNow模型对2022年第二季度GDP的预测猛降至萎缩1%,而本周早些时候还是增长0.3%,这意味着美国正处于技术性衰退中(在第一季度GDP收缩 1.6%后),美国经济分析和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实际个人消费支出增长和私人国内总投资增长分别从 2.7% 和 -8.1% 下降至 1.7% 和 -13.2%。

考虑到美国最近公布的一些宏观数据相对于预期的崩溃,这表明,美国经济滞胀的趋势再明显不过了,这也使得市场已经定价2023年将会超过3次降息以应对经济衰退。

前高盛首席执行官劳埃德·布兰克费恩在6月30日警告说,经济衰退的风险“非常非常高”;富国银行首席执行官查理·沙夫表示,美国经济“毫无疑问”正在走向衰退;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警告说,该国可能会面临“滞胀”——经济放缓和高通胀。新数据显示,包括美国生产率、个人消费支出、工厂订单、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等在内的多项关键性经济指标都出现明显的下降。

美国劳工部在6月30日最新公布的5月核心PCE价格指数涨幅放缓至4.7%,低于4月份的4.9%,也低于经济学家预期的4.8%,但仍处于1980年代的水平附近。然而,总体PCE物价指数飙升,本月上涨0.6%,远高于4月0.2%。这使美国5月PCE物价指数年率保持在6.3%,与4月份持平,略低于3月份的6.6%。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5月份经过通胀调整的个人消费者支出也开始急剧下跌至负0.4%(前值为上涨0.7%),消费者信心处于纪录低点,这也使得华尔街机构的炒作风向由“通胀见顶论”纷纷转向“美国经济衰退”,因为,消费者支出占美国所有经济活动的近70%,这是一个对美国经济GDP贡献很重要的指标。

杜克大学、里士满联储和亚特兰大联储三家机构合作进行的CFO季度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五分之一的CFO认为美国GDP未来一年可能负增长,上一季度的比例为12%,CFO们普遍预计企业面临更高的价格和成本压力。

对此,彭博社在7月1日分析称,由于衰退担忧刺激美联储2023年降息预期,美债市场10年期收益率6月10日以来盘中高点3.4%首次跌破3%,而道明证券建议做空2年期美债,目标收益率3.4%,市场立即有了反应,引发轩然,并给美债市场进一步带来压力,美债继续扩大跌幅。

市场坚信一旦美联储放缓紧缩周期和美国出现实质性的经济衰退,2年期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势将跌至3%下方,根据MSCI风险管理团队在7月1日提供的压力测试模型,如果接下去的几个月内美国通胀仍维持在8%高位且经济出现衰退,随着美国同业拆借市场的利率上升(美国CPI和利率的变化趋势请参考下图),投资回报率可能会从近年来的10%-20%降至5%-6%。

正如美银在6月29日发布的报告所指出的那样,随着高通胀将维持更久更深,这会使得美债的实际收益率跌入更大的负值区域,虽然美联储开启加息进程,但还不足以将美债实际收益率推升至正值区间,目前约为负5.65%,这个数值是自1952年以来跌幅最深的时候,所以,仅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就意味着包括日本、中国、德国、澳大利亚、沙特等全球央行级别的美国债券投资者从理论上来说存在倒贴利息,变相向美国财政部付款的可能,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实际收益率为负值意味着投资者在购买美债时按月通胀计算会亏损。

正如下面由德意志银行研究员Jim Reid提供的图表所示,目前,美国债券市场中有高达85%的不同期限的美债收益率低于当前的通胀率,实际收益率为负值。

从黄金投资者角度来看,虽然,美联储更快收紧货币政策抵消了通胀和地区冲突引发的对黄金的避险需求,但巴里克黄金公司CEO在7月1日表示,如果美国经济真得出现滞胀,这将有利于黄金。紧接着,高盛表示,美债相对于替代品的吸引力正在减弱应该会在未来几个季度中看到外国对美债需求的暴跌。

历史数据表明,在与经济衰退相关的尾部事件中,黄金往往能够比美债会有积极反应,尽管在此期间会剧烈波动,但在事件发生后的几个月内仍会维持高位,因为,在商品通胀初期阶段,黄金的变化往往滞后于大宗商品,但最终黄金的表现会超过商品,当前在俄乌冲突影响通胀维持高位和供应链问题等情况下,黄金或将在2022年下半年扮演“赶超者”的角色,最新的数据正在反馈这个趋势。

世界黄金协会在6月23日公布的报告数据显示,尽管金价因美联储加息承压,但全球黄金ETF的流入受到的影响却很小,几乎所有地区的黄金ETF资产管理规模都实现了增长,以对冲美元敞口风险。

世界黄金协会在一周前发表的报告中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称,美国现在的经济政策和滥用美元的货币地位料将会使全球海外美债买家的购债动力降低,而此时黄金的避风港作用将在危机时期发挥战略性价值,报告中还显示,各国央行继续将黄金视为一种储备资产,并可能在未来12个月增持黄金,约25%的受访的全球央行打算在2022年和2023年继续增加黄金储备,较2021年的21%有所上升,而2019年该比例为19%。

其中,今年前五个月,亚洲基金流入34.2吨,来自中国市场的需求是主要的推动力,而今年前两个月,流入中国的亚洲黄金ETF就占到总流入量的60%以上,让投资者感到意外。

我们还注意到,据世界黄金协会在6月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22年前两四个月,中国市场黄金消费保持活力,尽管3月份有所下降,但今年以来的黄金进口量仍远高于2021年和2020年的同期水平,中国在第一季度黄金总进口量高达256吨(其中1月为113吨,具体数据细节请参考下图),只比2019年第一季度低了60吨,仍保持强劲的进口趋势。

而2021年的黄金进口量更是高达818吨,比2020全年的601吨增长36%。这也意味着自2020年以来有1675吨黄金分批运抵中国。

该协会发表的调查报告还显示,黄金作为全球央行有效且独特的流动性风险分散和对冲手段,创下美元与黄金脱钩那年以来最快购买速度纪录,很明显,黄金已经不是边缘资产,重新呈现出金融货币属性,下面的这张由世界黄金协会和IMF提供给我们的数据图表正在反馈全球央行正在抛售美债资产以置换黄金这个趋势。

所以,仅从这个角度来看,因为美债是美元的根基,但随着美国债务和通胀同时激升,当那些聪明的货币管理当局真正需要解决美国债务和通胀风险时,货币市场中的美元的角色被重置现象将会发生。

摩根大通量化部门主管Marko Kolanovic也在6月26日在其最新发布的报告中表达了对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质疑,并一针见血地指出美联储控制不了通胀,因为其本身就是制造通胀和债务的幕后推手,而这也是全球市场持续减持或放缓对美债投资的核心逻辑之一。

紧接着,前美财长姆努钦在7月1日就目前持续维持在40年以来的高位通胀及粮食、能源和服务业等价格持续攀升方面制约美国经济复苏提出警告,担心这可能进一步加剧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风险,可能使得作为全球资产价格之锚的10年期美债被市场长久大幅减仓。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

据彭博社在6月30日监测到的数据表明,自5月以来,最大海外美债持有者日本持续从美债市场中撤离,不再为美联储缩表接盘,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在7月1日分析表示,这也似乎也间接地折射出当未来全球央行需要真正解决美国不断高企的债务和通胀风险时,包括日本、中国、英国、俄罗斯、土耳其、德国等在内的全球央行级别的美债投资者很有可能会在接下去的数月内抛售高达7000亿的美债,如果随着美国通胀风险增加,也存在清零美债的可能性,这在美国经济进入技术性衰退的背景下料将会加快这个进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