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包工头周喜全年底讨要186万元欠薪,却讨出蹊跷事:承包方本只愿给他转款80万元,却多转了一倍即160万元。事后,承包方冻结了其中的80万元,让他归还这笔钱,否则要负法律责任。

周喜全介绍,2016年,他和武汉中泽建安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泽公司)项目经理周某某签订劳务承包合同,为中泽公司总承包的洪山区青菱乡建和村还建房二期一标段6号楼施工。此后,他带领60余名新洲老乡从事木工工程,2017年7月20日封顶完工,后交付业主入住。

周喜全说,周某某拖至2018年2月5日才与他办理完结算手续,总工程款444万元,欠了176万元,另加10万元保证金,共欠他186万元。2018年下半年,周某某因其他原因被警方拘捕,他遂上门找中泽公司讨要。

经多次交涉,并在政府部门介入下,中泽公司同意今年春节前先支付给他80万元。今年1月29日,周喜全的银行卡收到了中泽公司的转账,数字却是160万元。

回忆起收到转账短信提醒时的一幕,周喜全称他当时也懵了:“当时,短信提醒一连收到了4个40万元。我转走了其中80万元,发现另外80万元被中泽公司冻结了。”

周喜全说,事后中泽公司相关人员通知他,银行转账出现故障,出现了重复打账,请他到银行签字配合并归还被冻结的80万元,否则要承担法律后果。

“我还有106万元没讨回来。就算这被冻结的80万元支付给我,中泽公司仍差我的钱,他们凭什么要我归还?”周喜全感到不解。

接到求助后,1月31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随周喜全赶至中泽公司。公司总经理胡杰介绍,公司在1月29日汇款时,多汇出去了270万元。至于财务人员为何会犯如此低级“错误”,胡杰并未解释。记者提出找财务人员核对情况,但对方并不配合。

周喜全说,此前在1月28日,17名包工头齐聚中泽公司讨要欠薪,中泽公司让他们签字,一共发放589万元,其中向他发放80万元。但在1月30日上午,他们从介入此事的青菱街道办获悉,发包方实际打款857万元,他们一直在追问:中间近270万元的差额到哪里去了?

“事后,我核实了一下,我们17名包工头中,大概有十来个人被双倍打款,多打的款项加起来差不多是270万元,事后又被中泽公司要求退还。”周喜全说出了他的猜测,“难道中泽公司所谓的转账故障,只是为了制造汇款凭证,好向政府部门交差?”

作为发包方,建和村还建房项目部负责人徐灿辉接到中泽公司通知后,也赶到现场。徐灿辉称,他们总共发放了857万元,其中给周喜全发放了160万元。至于中泽公司为何冻结其中的80万元,他并不知情。“原来的结算对账,是周喜全和周某某对账的。现周某某被抓获,出于防范企业风险的考虑,项目部需要和周喜全再次对账,核对准确欠薪数额,才能完全解决欠薪事件。”他说。

周喜全的银行卡收到中泽公司“多”汇出来的80万元,他是否要承担法律后果?昨日,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廖泉冰指出,周喜全与中泽公司本就有欠薪纠纷,且欠薪额大于这笔被冻结的80万元,此款又是中泽公司主动入账的,周喜全也提不出来该笔款项。因此,周喜全既不构成民事上的“不当得利”,也没有刑事责任。若双方均不配合解冻此款,只有待法院判决才能划扣此款。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