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人民党是个顽固的团体,当时魏玛共和国只有两个有多党诉求。一个是1923 ~1929年的外交部长古斯塔夫.施特雷泽曼,他在51岁之年去世对希特勒的胜利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另一个是科隆市长康拉德,阿登纳。一个悲剧性的讽刺是,施特雷泽曼把阿登纳的机会给毁掉了。市政管理,依靠中世纪过去坚实的资产阶级传统,是德国唯一成功的制度。

阿登纳在社会党人的帮助下,管理着这个最受人推崇的市政当局。1926年,当他50岁的时候,他被要求按照类似的路线组建一个联合政府。他后来表现出自己是20世纪最能干、最有权威的人民家,他很有技巧地把低级的狡猾和高尚的原则混在一起。很有可能,他能够让魏玛共和国的制度运转起来,尤其是因为,从经济的观点看,他可能会在最佳的时刻接管它。

但阿登纳是一个强有力的“西部人”,有人说他是个莱茵兰分离主义者,希望坚守西欧的文化人民,特别是要“通过建立一个经济利益的共同体”,从而缔造他私下里所说的“法国与德国之间的持久和…..然而,施特雷泽曼是个“东部人”,忠实于当时在德国占主导地位的信念:(德语:外政优先)。通过人民党领袖恩斯特.舒尔茨的工作,再加上毕苏斯基元帅在波兰建立一个凶残的军事政权(此事发生在危机期间)也帮了大忙,施特雷泽曼成功地破坏了阿登纳试图组建一个包括社会党人在内的联合政府的努力。就这样,他的机会失去了(否则的话很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整个历史进程);最伟大的“东部人”希特勒是受益者。

魏玛共和国1924~ 1929年的繁荣并不像某些人所认为的那样令人印象深刻。大英帝国总参谋长,根据他的报告来判断,很害怕德国日益增长的工业实力。通货膨胀消除了德国工业的债务负担,在1920年代后半叶,本杰明.斯特朗的银行膨胀为鲁尔地区提供了巨额的美国投资金融资本。

希特勒是被恐惧推上了权力的宝座。在1928年的选举中,纳粹党议会议员从14个减少到了12个,他只得到了2%多的选票。然而,这次选举标志着希特勒的转折点,因为它导致左翼的支持猛增,并因此制造出了恐怖的气氛,在这样的气氛中,他可以扶摇直上。到1929年,纳粹党已经有了12万多名成员;到1930年秋天,这个数字达到了30多万;到1932年初将近80多万。冲锋队也发展了,到1932年底人数达到了50地多万。在每个阶段,希特勒在学生当中和学术界所得到的支持都首先上升,紧接着便是普遍的增长。到1930年,他已经控制了学生;大学毕业生的纷纷加人也是失业所发挥的作用一每年有 两万多人走出大学校门,补充到已有的40万失业大军当中,其中6万多人正式登记为失业者。

1933年,每3个大学毕业生当中就有1个人失业。到1929年,希特勒已经有足够的声望让实业家和民族主义右翼领导人阿尔弗雷德,胡根堡成为他的合伙人,后者认为,在通向权力的道路上他可以利用纳粹党。其结果是让希特勒能够接近工商金融界,从此之后,他再也不缺钱了。政党体系明显有缺陷。1928 年的选举之后,组建政府用了一年的时间。1930年,中间党领导人海因里希.布吕宁试图援引法律第48条,凭借总统的命令来统治国家,当国会拒绝的时候,他解散了国会。

结果,纳粹党以107席、其他以77席分别成为国会中的第二大和第三大党。布吕宁害怕通货膨胀,十分卖力地紧缩通货,因此既帮了纳粹党的忙,也帮了其他党的忙,在1931年的下半年,国际货币体系以及经济合作的时代,都走向了令人吃惊的终结。英国放弃了金本位,紧随其后的是另外17个国家。到处竖起了关税壁垒。如今是每个国家都自扫门前雪的时候了。美国第次彻底走向了孤立主义。

英国退回到了贸易保护和帝国优先的政策。德国选择了稀奇古怪的组合拳:一方面为了维持马克的价值而大幅削减政府支出,另一方面颁布法令,稳定工资和物价,并让政府控制银行政策,再通过银行控制工业。有人开始严肃地谈论把希特勒拉进某种形式的右翼同盟中。罗姆与军队的首脑库尔特.冯,施莱谢尔将军举行过几次秘密会谈。希特勒第一次见到兴登堡, 会议之后,总统说,尽管他不会让“这个波希米亚下士”出任总理,但有可能让他担任邮政部长。

左翼和右翼都完全低估了希特勒,刚好就在第二年,他就当上了总理。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依赖过时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分析体系,这一体系之前的东西,因此并不是为他们准备的。认为希特勒只不过是资本主义肌体上的一个赘疣,因此是胡根保和施莱谢尔的傀儡,这两个人本身受到克虏伯和蒂森的操纵。在苏联领导人的影响下,德国DKP在这一时 期并没有在社会人民党和希特勒之间做出真正的区分。

1930 年,他们的领导人恩斯特.台尔曼告诉国会,在德国已经掌权,当时,政府首脑是一个社会人民党人。他们主要的机关报《》几乎完全忽视了纳粹党,正如唯一部真正的电影《世界属于谁》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通常,DKP人对纳粹的唯一关注是在大街上和他们战斗,这恰好是希特勒想要的。关于此遭遇战,有某种虚假的、仪式性的东西,正如克里斯托弗.伊舍伍德所指出的那样:“在一条人头攒动的大街上,一个年轻人会遭到袭击,被剥光衣服,受到鞭打,然后血肉模糊地就被丢在人行道上:不到15分钟,一切结束,袭击者不见踪影。”

在国会里,台尔曼和戈林联手把辩论变成了骚乱。偶尔,他们的合作走得更远。1932年,在柏林运输业罢工期间,来自红色阵线和褐衫队的密切合作,组成了群众纠察线,痛打那些报到上班的人,拆毁电车轨道“。军队为什么会推荐希特勒进人政府?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认为自已不可能同时对付DKP和纳粹的准军事力量,尤其是,如果波兰人也发起进攻的话。DKP人荒唐可笑的分析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居然想要一个希特勒的政府,相信它将是一场荒唐的闹剧,是他们自己夺取权力的前奏。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