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兰德本赛季的进球效率已经无需赘言了。还有一项特质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他的速度。

互联网偏爱那些速度飞快的球员,尤其是那些在高速冲刺时还能打进精彩进球的球员。

但具体有多快?作为一名身高194cm体重94公斤的大块头,他是如何用速度碾压对手的呢?

在多特蒙德效力的最后一个赛季,哈兰德最快的一次冲刺速度排到了德甲第三——36.3千米/小时,大概是每秒10.1米。在英超,球员的数据并不公开,但数据公司SkillCorner具备从录像中提取数据的能力。

为了测量并识别球员的最高速度,他们使用了PSV-99测量法,借此观察那些经常跑出惊人速度的球员。

基于这种方法,哈兰德PSV-99的平均速度达到了30.5千米/小时,在前锋中属于上乘,排在他身前的是几名以速度见长的边锋。然而在中锋群体里,速度排在哈兰德身前的只有拉什福德。

乔纳斯-多杜曾是一位短跑教练,目前以顾问的身份为英足总、英格兰橄榄球协会、几家英超和德甲球队、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以及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提供服务。他曾与前多特蒙德高效能教练安德烈斯-贝克共事,多杜当时的职责是利用视频录像分解球员的跑步习惯,然后提出改进方案,当时哈兰德就在队中。

多杜惊叹于哈兰德“利用速度的技术”,他称哈兰德懂得“以适当的战术方式最大化利用自己的身体属性”。

不过多杜也意识到了哈兰德在奔跑习惯中存在的两个问题:首先是他奔跑中身体前倾,也就是弓腰的问题;其次是他两条手臂的摆动问题,即如果你从正前方观察他奔跑,会发现他存在身体左右摇摆的情况。

“为了解决身体左右摇摆的问题,我的方法是让他放松臀部,同时收紧腰部核心。对于弓腰的问题,如果他是一名职业短跑运动员,我会设法纠正他,但对于球员来说这不是个大问题,所以我暂时不去干预。”

“好的教练就是这样,他们知道谁的脊柱问题需要去纠正,而谁的不需要。如果是一名球员则没必要纠正。”

针对哈兰德的情况,多杜说暂时不去干预,直到这种情况影响到他“送髋、双腿交替以及反应性”这衡量冲刺效率的三大方面。

“送髋指的是迈出多大的步子和髋部角度变化的能力。通俗点就是,一步能迈出去多远。对于身高不同的运动员,我们在步幅方面有最佳的参考数值,”多杜说道。

“双腿交替衡量的是你双腿交替活动的能力。我们有两条腿,当一条腿将我们向前助推时,另一条腿正在助推的路上。所以两条腿是互相配合的,是一个联动的机制。有的双腿配合方式效率很高,有的则不然,所以我们可以从这方面进行干预。”

“然后是反应性,也就是踝关节作为弹簧的工作效率。有些人把他们的踝关节当做一种扩力器,还有些人把踝关节当做阻尼器。如果是阻尼器的话会使力量削减,如果是扩力器的话会提供强大的助推力。”

送髋的关注点是臀部和大腿,这些部位提供的能量决定了你的步幅。双腿交替的重点在于躯干和核心肌群,为你提供稳定性,尤其是骨盆对于双腿交替的稳定性。最后是反应性,这事关脚踝和膝盖,保证了奔跑中的强度和弹簧般的运动机理。

“哈兰德在这些方面做得都很好,”多杜说道。“这就是他与众不同的地方,因为一般说来,高个运动员会在双腿联动,也就是步频方面遇到困难,而体重偏大的球员往往会在反应性上遇到瓶颈。”

“然而无论是折返跑、直线跑、加速跑,还是急停和启动,他都能轻易在上述三个方面找到平衡。这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我们要的不是只擅长其中一项的运动员。只有同时擅长以上三个方面并能达到平衡的才是优秀的运动人才。哈兰德很明显就是这种人才。”

“有这个可能,”多杜说道。“那样的话,他的动作会更稳定,并且奔跑起来的效率更高。但这些改变并不是必需的。还是那句话,如果因为这两个问题影响了他的送髋和双腿交替,我们肯定会介入。”

多杜只是认为,考虑到在上述两个方面纠正他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成本,这么做不太值得。

“短跑教练强调的永远是高提膝,”多杜说道。“但户外运动(比如足球)教练们从来不信这个。”

“短跑运动员们为了提速还会怎么做呢?当他们步幅很大时,他们会尽量提高步频。这方面哈兰德做得也不错。”

“还有,短跑运动员们在脚落地后膝关节和踝关节会保持紧绷,这种有力的支撑使得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就向前蹬地,哈兰德在这方面依然很出色。”

“结论就是,哈兰德拥有一名顶尖短跑健将的一切素质。短跑运动员会在跑步过程中腿抬得更高,脚掌触地时间更短,没错,但首先这是因为跑道比草皮更硬;其次短跑运动员可以尽最大可能送髋并使自己的滞空时间尽可能得长,那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准备身体对抗,他们不需要随时闪躲,但哈兰德需要。”

多杜说,他们发现当哈兰德在不需要准备对抗的环境下(比如快速反击),会将腿抬得更高,髋送得更充分,使自己更像是一名短跑运动员。

“有些球员擅长甩开防守球员,那是因为他们拥有强大的加速能力。他们的最高速度或许不是最快的,但是足球场的空间是有限的,这类球员能在短时间里达到很可观的速度,通俗来讲就是爆发力强。”

“你能发现有些边路球员能跑出惊人的速度,他们有的爆发力强,有的爆发力一般。”

“再说回哈兰德,他兼备了爆发力和速度。借助这两方面的能力,他的反复冲刺能力也相当惊人。”

“对于一名高个子球员来说,他将步幅控制在了最好的范围里,”多杜说道。“而且步频也比较快。”

“其他球员也有做得不错的。区别在于,他拥有194cm的身高。博尔特之所以能称霸短跑赛道,就是因为他能做到矮个子选手所能做的一切,同时在步幅上碾压所有人。”

“哈兰德也有博尔特那样的条件,他也是一名天生的短跑健将,软硬件条件都是顶级的。所以他将主宰球场,直到他状态起伏,受伤或是自信心严重下滑。”

我们经常拿绿茵场上的一些快马与博尔特进行比较,但田径界对此一直都是不以为然。

多特时期的哈兰德能跑出每秒10米的速度,虽然多杜承认“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他也说,“顶尖女子短跑运动员也能在11秒跑完100米,最高速能达到每秒11米。这个速度已经比99%的足球运动员快了。顶尖的男性短跑运动员就更不用说了,最高速度能达到每秒12米。”

“问题就是,这就好像是拿橙子与苹果对比,稍微靠谱的对比方式是,在起跑20米后,顶级短跑运动员和哈兰德分别能跑多快?”

“在接力赛中,博尔特在跑出20米后,跑100米仅仅需要8.7秒。这是一种比较合理的比较方法。”

官方:哈兰德宣布退役并将接受短跑运动员专项训练,目前已与知名短跑教练达成合作。

哈兰德靠的不是绝对速度,比他快的人足坛一抓一大把,只是那些人跑起来像一辆跑车开150码,哈兰德像一辆坦克开100码,那种对抗的体感是不一样的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