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借一部剧情长片蟾宫折桂,一举击败斯坦利·库布里克、西德尼·吕美特、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斩获5项奥斯卡重量级大奖,一时风光无两。

究竟是怎样的一部电影,竟让三位大导铩羽而归?答案是一部以精神病患者为主题的故事片。这部电影,正是名垂影史的经典之作——《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飞越疯人院》一片改编自美国作家肯·克西(Ken Kesey)同名小说,是一部关乎叛逆精神与自由诉求的作品。无论小说还是电影,都极具张力,后劲十足。

影片上映于1975年,距今已有46个年头,当前以豆瓣49.1万人打出9.1分、好于98%剧情片的成绩跻身“豆瓣电影Top250”第71位,是一部拥有大量观众基础且经受住时间考验的好片,值得一看。

《飞越疯人院》囊括了第48届奥斯卡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在内的5项重量级大奖,并让杰克·尼科尔森(Jack Nicholson)和路易丝·弗莱彻(Louise Fletcher)同时成为当届影帝影后,可谓含金量爆表。

故事发生在一座死气沉沉的疯人院里,然而随着杰克·尼科尔森所饰演的中年男子——麦克·墨菲的到来,这里的一切也即将发生改变。

麦克是个服刑期未满的犯人,和这里的其他人不同——麦克不疯不傻,却装疯卖傻混进了疯人院,以此躲避监狱的强制劳动。

他的到来,也让这座充斥着压抑与沉闷的疯人院变得活泛起来。病人们对这个新来的外来者充满好奇,因为他总能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护士长拉契特掌控着这里的绝对话语权。她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女人,笑里藏刀,控制欲极强,不容许自己的权威受到丝毫挑战。

为了控制这群精神失常的病人,她制订了一系列高压政策,其中不乏恫吓、辱骂与殴打。拉契特的名字,令病人们闻之色变。

“酋长”是这个老弱病残群体中的另类存在,他身高八尺,孔武有力,壮硕的身躯下隐藏着一个等待被唤醒的灵魂。

麦克的到来,让这个像山一样沉默的印第安男人有所撼动。在后面的故事中,他将是转圜剧情的关键要素。

拉契特的“权威”在麦克面前,不过是一些压榨人权的霸王条款。病人们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利,甚至就连听什么音乐、开多大音量,都需要由管理者决定,简直不可理喻。

天生逆骨的麦克哪能受此约束,于是他带头“造反”,为自己、也为身边的病友争取合法权益。他的挺身而出,也在潜移默化影响着这群习惯了逆来顺受的病人。

拉契特对麦克是恨之入骨,早就将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无时无刻不在利用职务之便欺压着他。

然而麦克就像是浮在水面的空葫芦,越是想把他压下去,他就越是利用反作用力弹上来,让拉契特伤透了脑筋。

一天夜里,麦克告诉病友他要从这里逃出去。当大家问起他要如何逃跑时,麦克躬身抱住一座洗漱台,说只要把它拔下来,再朝向窗户砸去,就能远走高飞。

这一荒谬的答复显然没有令大家满意,然而在一旁默默不语的酋长却若有所思,把麦克的天方夜谭当成了真。

数日之后,麦克踩着酋长的肩膀,果真从医院围墙的铁栅栏翻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自己逃跑,而是带着病友们来了个“出院一日游”,让他们度过了难忘的一天。

这一行为彻底激怒了院方高层,拉契特借此时机顺水推舟,对麦克进行了残酷的电击惩罚,以图彻底瓦解他的意志。

麦克非但没有就此收手,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选择与拉契特对抗。一天深夜,他贿赂保安,让女友带着酒混入疯人院,与病友们一起闹了个天翻地覆。

闻讯而来的拉契特连威胁带恐吓,将一个共同参与狂欢的年轻病人吓得魂不守舍,最终割腕自杀。忍无可忍的麦克与拉契特打成一团,他的厄运,也从此刻开始降临。

风波过后,麦克被强制执行了额叶切除手术,从一个活泼好斗的热血男儿变成了一具木雕泥塑般的行尸走肉。

麦克曾与酋长商讨过一起逃离疯人院,前往无拘无束的自由之地。在这个沉默男人的心中,麦克一直是他的精神图腾,也一直是照亮他迷茫人生的灯塔。

如今,图腾已不见,灯塔已黯然。麦克喜欢自由的感觉,而此时麻木的身体已然禁锢了他的自由。唯有打破宛若囹圄的躯壳,才能释放追逐自由的灵魂。

深夜,酋长用枕头捂住麦克的口鼻,结束了他的痛苦。按照麦克此前提到的逃跑方法,酋长果真从地面拔出了洗漱台,将它砸向窗户,与麦克的灵魂一起飞越疯人院,朝向自由之地远走高飞……

《飞越疯人院》可以说是20世纪70年代最重要、最成功、最具代表性的电影之一。谁也不曾想到——一群“疯子”,竟成了第48届奥斯卡最大的赢家,影响影坛46年。

原作者肯·克西借助麦克这样一个具有叛逆精神的角色,以充斥着人性善恶、理智与混沌并存的疯人院为舞台,隐喻着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自由、真理与信仰的缺失。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福尔曼导演的这部《飞越疯人院》,那便是——“不自由,毋宁死。”

作者 yabocom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